当前位置:首页>旅游产业

互联网+ 长租公寓在哪里吸引租客?

2017年2月17日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HuJunJie      
晚上6点之后,安静了一天的长租公寓开始变得躁动起来,租客们频繁穿梭于公共客厅,也有人在公共厨房中准备晚饭。

地铁房山线长阳站外,大片的高层住宅楼包裹着地铁线路。距离700多米,在长阳半岛小区的配建商业楼中,名为泊寓的长租公寓便占据着3层至8层的空间,其中有104间公寓房。房间从45平方米的一室一厅,到18平方米的开间不等。

晚上6点之后,安静了一天的长租公寓开始变得躁动起来,租客们频繁穿梭于公共客厅,也有人在公共厨房中准备晚饭。

长租公寓有着统一的配套和管理模式,配以互联网+的服务,成为一种新型的房屋租赁模式。在北京,去年许多长租公寓品牌出现,并慢慢流行开来。其中有大型企业作为投资主体,也有个人创业者涉足的身影。

在资本热的背后,长租公寓对准了哪些人?他们又为何选择长租公寓?在急速扩张的过程中,长租公寓又面临着怎样的问题?


互联网公寓

优势:以舒适与私密见长

晚上6点半,穿过高楼林立的街道,27岁的小陈回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小家。小陈租住在泊寓长阳半岛店中的一间45平方米的一室一厅中。在小陈看来,这里有别于传统的房屋租赁,“这里是长租公寓,房间都集中在一栋楼里,有专门的人管理,也有公共的客厅、厨房。”

住进长租公寓前,小陈与两名室友合租在东大桥附近的一间老旧居民楼中,公司就在租住地不远处。“刚来北京工作,没什么钱,只能合租。我住的那间月租金2200元。”

半年前,小陈的工作发生变动,新公司在丰台科技园中,找房也成为她跳槽之后的首要任务。“又想住的离公司近一些,又想舒适一些,最好一个人住,租金还不能太贵。”带着这些要求,小陈琢磨着给自己找个舒适安逸的地方。

在58同城、小鱼、赶集网中,小陈到处看租房信息。长租公寓招租的信息吸引了她的目光,看着公寓中描述,简洁的装修风格,小陈有些心动。“有独立空间,不用合租,屋子里新装修还有配套家具,都在地铁附近。”

在东三环附近的一家长租公寓中,一间40多平方米的公寓,租金在4500元至5000元不等。“还有的公寓月租金在七八千,严重超出了我3000元的标准。”在找房的一个月时间中,小陈常常被难以承受的租金一次次打击。

小陈将目光放到了主城区外,去年年底在房山长阳半岛的泊寓公寓中,一间45平方米的一室一厅租金为3500元,“打折后的租金是2400多元,再加上租金10%的服务管理费,每月一共是2600多元。”在免费试住了几天之后,小陈最终签订了合同,决定在泊寓公寓中住下来。“长租公寓里都是单独的房间,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不用在与人合用卫生间,也不会像以前总与合租人发生矛盾。

博弈:选择舒适还是选择位置

在小陈的房间中,布艺沙发、木制写字台、乳白色的墙壁、宽大的落地窗都是她喜欢的风格。她也常常蜷缩在沙发上,捧着平板电脑看着电视剧。“虽然是租房,但是我们也追求生活品质,与其吃不好、住不好,我还不如回老家,虽然少赚一点儿,但是很舒适。”

搬家的那一天,一想到再也不用看到房东的方块脸,再也不用与他人公用卫生间,再也不会因为别人的吵闹影响自己休息时,小陈的心情变得很好。

在去年10月底住进泊寓长租公寓后,小陈的周围陆续住进了跟她年龄相仿的邻居。

在泊寓长阳半岛店店长李健看来,住进公寓中的多是35岁以下的人群为主,年龄最小的是今年大学即将毕业的大学生。

泊寓长阳半岛店三层,一间大客厅中摆放着投影仪,沙发分布在其周围,常有租客在这里一起看电视。“也有人在这玩游戏,坐着聊聊天。”李健说,大家都可以在公共的大客厅中进行娱乐活动。

住进长租公寓后不久,小陈便与邻居们成为朋友,常在一起做饭、吃饭、聊天。“大家一起做饭的多是情侣,后来我这个单身青年就不太参与了。”但在小陈眼中,常能感受到在自己身边有那么些小伙伴存在,也常常有公寓内组织的活动充实大家的闲暇,犹如一个欢乐的大家庭。

较之住在主城区时的便捷,小陈感受到了舒适居住环境以外的不便,“周围配套不多,想再与同学、朋友出去吃饭小聚,就太远了。”到了晚上,小陈很少出门,少了与朋友间的聚会。“如果在城里的合租和现在独居做选择,我还是选择独居。虽然房子是别人的,但是生活毕竟是自己的,有个舒适的窝,每天的心情会好上一大截。”

亮点:互联网+告别传统的冰冷

在泊寓长阳半岛店中,三台洗衣机与一台烘干机都是通过网络付费方式进行支付。“洗一次衣服的费用是8元至10元,可以通过手机中的APP进行付费。”李健说,过手机二维码支付、互联网+的方式,完全不同于传统酒店之前死板的纸质报单的运营模式。

小陈每月的房租都是通过手机完成支付。小陈所居住的公寓中,只有两名管理人员与一名保洁人员。新租客也可以通过手机进行选房,而后完成预订、支付。

北京泊寓商业咨询有限公司助理总经理金羽表示,与传统的房屋租赁模式相比,新型的长租公寓更加注重租客的居住体验,注重服务。通过与互联网的结合,以智能家居和智能家电为切入点,为租客提供更加方便的居住环境。以网络为平台,让租客通过电脑和手机即可线上选房,租房后可以线上支付房租水电费等,非常符合现在年轻人的消费习惯。万科集团自营的泊寓,以企业形式对房屋进行集中管理的同时,摒弃以往冰冷的租房模式,提倡与租客交友、与租客互动的模式。通过举办定期的活动来拉近租客与租客、租客与运营方的关系。

一名长租公寓的经营者表示,这片蓝海中预计有万亿的市场价值。长租公寓的兴起主要表现在北上广深庞大的流动人口和高房价助推了租赁需求的增加。比起租金,主力租房人群的白领以及90后更看重居住的舒适度、社交的黏性与交通的便利程度。

算账:5年至8年收回投资成本

在目前的长租公寓市场中,不仅有大型企业投资长租公寓,也有许多个人创业者进入这个市场。

金羽坦言,万科集团认为房地产业务进入了下半场,公司开始不断地创新业务。长租公寓便是创新中的一个项目。而在整个市场中,长租公寓有爆发的苗头。

在金羽看来,此前,房地产市场做了许多城市中心改造,地块配有大量商业和办公类的项目。但是一些商业和办公项目运转中未必会马上投入使用,出现了闲置资源。“最开始进入长租公寓,也是为了解决商办项目的闲置资源。”

金羽算了一笔账,主流的长租公寓多是酒店式公寓,或者是个人创业者将房屋租赁到手后进行改造,然后再租给客户,从中赚取差价。这种方式一般是5年至8年能够收回投资。

一名长租公寓经营者表示,长租公寓企业均处在拼命抢占市场的过程中,高速扩张之下,如何保证服务品质,仍是一大考验。一些品牌公寓的价格高于二房东手中的房源价格,相应的管理服务、运营能力不够,后续管理服务中的投诉率也较高。

“公寓和写字楼的价值关乎于需求,对写字楼的需求会随着与城市中心的距离远近而快速衰减,但是对于居住需求的衰减却相对缓慢。这为长租公寓的进入提供了机会。”金羽认为,泊寓会关注这样的资源,这也符合盘活空置楼宇,做城市配套服务的大方向。“可以租赁也可以收购,选址会更加倾向于主城区。泊寓的愿景是未来5年内,为北京提供10万间租住房屋,解决近20万青年人租住需求。”

  • 中研网
    发现资讯的价值
  • 中研研究院
    掌握产业最新情报

中研网是中国领先的综合经济门户,聚焦产业、科技、创新等研究领域,致力于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权威性的产业资讯。每天对全球产业经济新闻进行及时追踪报道,并对热点行业专题探讨及深入评析。以独到的专业视角,全力打造中国权威的经济研究、决策支持平台!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报道 ››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注明"转载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研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
烦请联系: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